【曦澄】短篇合集1.0

想了想还是把短篇也搬过来好了!都是曦澄,大概有四五千字,建议先点赞再吃(呸)

喜欢分章节看的戳小号吧 @过尽阳春雪。 ……不过麻烦在这个号上留评论啊!!

然后曦澄的娱乐圈长篇:

正剧戳我        论坛体戳我

 

 

然后因为文是去年的所以有些地方(如蓝大醉酒)不符合官设,各位多谅解~

短篇?begin!

 

 

 

 

归酒

百粉点文第一弹,给@向北 的点文
原著向短篇
十四岁的小澄澄穿到已经抱得美人归的蓝大身边的故事,没干啥,就聊了聊天(。)
小甜饼,没啥内容。

————



  “你的三千条家训抄完了?”江澄抱着手臂,倚在自己的房门边上。

  “我半夜溜出来,蓝忘机那群人早都睡了,抓不着我!”魏无羡看着却似有几分骄傲,往江澄手里塞了个东西,“你尝一下。”

  “这是什么?”江澄看着手里几枚浑圆的红色果子,疑道。
  魏无羡却不回答,只是笑着说:“你别管那么多,反正我总不会害你,先尝尝!”

  江澄于是将信将疑地往嘴里扔了个果子。轻轻一咬,里头的汁液就喷薄出来,带着几分酒香与清甜。他细细一品,不由得一愣:“天子笑?哪儿来的?”

  “聪明。”魏无羡打了个响指,满脸的嘚瑟,“当然是我做的啦!先不和你说,我先回去了!”

  江澄靠在房门边上,又往嘴里抛了个果子。他看着魏无羡远去的背影,啧了一声,回屋睡觉。

  然而第二日的早上,他睁了眼,映入眼帘的确是莲花坞的卧房。江澄坐起来,抓了抓头发,四下环顾后揽过一面铜镜——

  还好人没变。镜子里的眉眼还是年少的模样。

  他拿过床头的衣服,展开一看,竟是紫色的云梦校服,江家的九瓣莲纹。

  ……我是做梦了吧。江澄想着,狠狠掐了自己一下,挺疼的。他愣了片刻,拿过床头的衣服往身上比划——不出意料地大了一个号。

  他下了床四处走动,三毒就摆在床头不远处。走过去一看,灵力却比从前丰沛不少。他拔出三毒,一看右手食指上竟有一个紫色的环。

  ——紫电??!

  江澄一惊,又翻过床头那套衣物一看,可不正是江家宗主的正服。江澄心下已有几分了然,觉得还是安安静静地待在房里比较好。

  江澄坐在床上,手中把玩着江家特有的银铃,一面宽慰着自己这没准只是个梦,一面想着怎么才能回到原来的时候,顺便下定决心回去要揍一顿魏无羡,没准就是他那个果子作的怪!

  忽然门口吱呀一声,江澄循声望去,第一眼便看到一条素白的抹额。蓝家人?难不成我现在还在蓝家?江澄皱了皱眉,终于还是喝了一声:“谁?”

  门口那人施施然走了进来,唤道:“晚吟……?你……”他的话语与神情都在看到江澄的时候滞了滞,两人面面相觑,一时无言。

  “敢问先生尊名?”江澄的眉依旧是蹙起的,眼前这人眼熟得紧,眉眼间有七分像蓝忘机,脸上确是温润的笑意。

  “蓝曦臣。”来人在床边坐了,模样熟稔得倒像是来过这许多次,“你是小时候的晚吟?”

  “是。”江澄对他如此亲近的叫法有点不适,“他……我,我现在本来应该是多大?”

  “三十多岁。”蓝曦臣勾着唇,“你现在多大?”

  “十四。”江澄说,“那这里是莲花坞?我现在已经当上了宗主?”

  蓝曦臣点了点头,眼含几抹意味不明:“对。我这几天都在这里,是来造访你的。”他咬字清缓,眉眼声音里都带着笑意,看向江澄的眼神都带了几分怀念。

  江澄心里一颤。他盯着蓝曦臣看了片刻,开口道:“就算你是来造访的,那也不能随意进出我的卧室吧?还是说十几年以后,我和你的关系已经好到了这种地步?”

  蓝曦臣没有答话——反正江澄也不需要答案。他反问江澄:“你是怎么过来的?”

  “不知道。而且我也不知道怎么回去。”江澄答得干脆利落,“不过没关系,我不急,那边那个世界的我怕是会急的。所以我只要等他想办法回来,我就能回去了。”他的眼里是明亮的光辉,看向蓝曦臣的眼神还带了点狡黠,“和我说说吧,这个时候的我怎么样了,是不是很厉害?”

  “是啊。”蓝曦臣看着他笑意灼灼眼中一烫,“你现在是江家的宗主了。自然是很厉害的。”

  “这个我知道!”江澄挑眉,“说详细的。”

  “天机不可泄露。”蓝曦臣笑得高深莫测。江澄嘁了一声,撇过头去不再理他。过了一会儿他又转回来,问:“你能带我出去看看吗?”

  “……你这个样子……”蓝曦臣斟酌着,“最好不要被别人看到。”

  “你就不是别人了?”江澄嗤笑。

  “我还真不是。”蓝曦臣温声说道,脸上都是诚恳,“不瞒你说,我是自己人。”

  蓝曦臣看着眼前的人哼了一声,随即身上泛出光泽来。江澄的面容闪了闪:“那个我应该找到回来的办法了!我也要走了,有缘……呸呸呸,就此别过了!”

  蓝曦臣看着他意气风发的眉眼,低声笑了笑。他说:“就此别过了。”

  于是几秒钟以后床上出现了一个躺着的江澄,揉着眼坐了起来,锁骨处还隐约可见红痕。他睁了眼看向蓝曦臣,愣了片刻,轻声道:“我梦见我回到十四岁的时候了。”

  “在梦里魏婴请我去喝了坛天子笑。”江澄缓缓道,“然后我就醒了。”

  “想来是在忘机的书房里喝的。”蓝曦臣笑应,魏无羡当年的风流韵事他亦是听过不少。

  江澄笑了声,披衣而起:“这倒是被你说中了。可惜没再看到他被罚抄家训。”

  两人笑语絮絮,而在时光的另一头,紫衣的少年对着白衣的青年轻一抱拳:

  “云梦,江晚吟。”

END

求红心评论蓝手XD
尤其是评论——

 

——————————————————

落酒

百粉点文第二弹。@莲花坞保洁小妹 的 醉酒的蓝大和澄澄酱酱酿酿XD
原著向小甜饼。顺便写了清歌晚吟女神想看的蓝大撒娇梗……

———

  蓝曦臣过来的时候,江澄正在莲花池旁边的亭里,手边是一坛已经喝了一半的糯米酒。而他的面前,正摊着一小叠尚未过目的书折。

  听得脚步声,江澄抬起头来,眼中的惊喜一闪而过。他习惯性地皱了皱眉:“怎么这么晚了还来这里。”

  蓝曦臣在他对面坐了,行为举止皆是一派雅正端方。然后他开口,道:“我喝酒了。”

  江澄抿了口杯中物,将信将疑地看向对面的人——一如既往的温柔神色,连衣冠都不曾凌乱半分,哪里有一点喝过酒的样子。

  “呃,”江澄有点头疼,“你喝醉了?”

  蓝曦臣一本正经地思索了一下:“我不知道。”

  “……”江澄无奈,“那蓝宗主深夜来访,该不是为了躲云深不知处的罚?”

  “不是。”蓝曦臣看着他笑了笑,“我有要事。”

  “……你说,你说。”江澄看他这样,心下也料到蓝曦臣八成是醉了,撑着下巴看着他。

  “晚吟。”蓝曦臣忽然低低唤了一句,“我想见你。”

  江澄感觉自己方才喝的那半坛糯米酒忽然奏效了,酒意上头,耳根带着脸颊都烧得绯红。

  “晚吟。”对面蓝曦臣又唤了一声,江澄忽然镇定下来,看向蓝曦臣:“啊?”

  “……”蓝曦臣沉默良久,江澄没出声,看着蓝曦臣却似是有几分委屈模样。他方欲出声打破这沉默,却又听到蓝曦臣说:“你过来。”

  他的声音又低又清朗而带了些酒意,夏天的风吹过,混着一旁荷叶哗啦啦的声音与蛙声蝉鸣,听在江澄耳里仿佛隔了一片江海几重山河。

  要命啊,江澄想着,问:“过去干嘛?”

  蓝曦臣盯着他看。江澄被看得颇不自在,方想嗔怪蓝曦臣看什么看,那头又开口了:“你先别问。你过来嘛。”

  这回江澄是真真切切听得了蓝曦臣话里的撒娇意味了。他一下玩心大起,寻思着反正蓝曦臣喝了酒应该也不能拿他怎么样,于是大摇大摆地走了过去。

  ……然后低头,挑起蓝曦臣的下巴:“蓝宗主有何贵干?”

  这时候的江澄眉眼笑开来,恣意与明媚晕染得一塌糊涂。然而他当然是不自知的,还在自得终于调戏了蓝曦臣一回。

  蓝曦臣看了会儿江澄,说:“你别动。”

  江澄:……啊?

  但还没等他反应过来,蓝曦臣便已经站了起来。他比蓝曦臣矮一点点,现在蓝曦臣一站起来,他的下巴便只能搁在蓝曦臣的肩上。而方才挑着蓝曦臣下巴的手,也垂了下来。

  蓝曦臣抱着他不说话。这亭子本来不大,现在蓝曦臣这样一来,江澄的背几乎要靠在柱子上。他没反抗,犹豫了片刻后……

  捻咒灭了亭里的灯。

  然后环住了蓝曦臣的腰。

  于是又过了片刻,蓝曦臣的唇碰上了江澄的锁骨。

  “唔你干什么!”江澄小幅度地在蓝曦臣怀里挣扎。

  “我说了有要事呀。”蓝曦臣无辜地冲他眨眨眼,“现在就是做要事的时候了。”

END

红心评论蓝手XD
尤其是评论嘿嘿嘿。
后面自行脑补咳咳咳。

————————————

云出

 

 

百粉点文第三弹,校园paro。
一个搞对象的故事,澄澄撩人不成反被()
@ScaVenGer 你的曦澄❤

又名:一份文案的爱情故事(……)

——

  “喂。”江澄一手拿着手机,一手翻着眼前的书,“泽芜君有何贵干?”

  “你从哪儿听来这称呼。”蓝曦臣笑得无奈,江澄却是挑了挑眉:“怎么,不给叫?”

  “不敢不敢。”蓝曦臣说,“你爱怎么叫怎么叫,行了不?”

  江澄不冷不热地哼了一声权做肯定,又道:“哦对了,你现在就到学生会这里来。”

  “要请我吃饭呀?”蓝曦臣笑了笑,“那我马上到。”

  “你啥时候和魏无羡学得这么贫了?”江澄道,“赶紧的,蓝大主席我快被你这任务逼死了。”

  “行行行。”蓝曦臣推开了门,“这不是来了吗。”

  江澄惊愕地抬起头,蓝曦臣坐在了他对面,笑吟吟道:“够赶紧的吧,我的江副主席?”

  “……嗯。”江澄被这话说得脸上一烧,忙岔开话题把面前的纸推了过去,“你自己看看这文案要怎么写。反正我是写不来了。”

  蓝曦臣诧异地看他一眼:“你都肯这样说了,那想来是真的写不来了。”他接过纸,不理会对面江澄的眼刀,低头看了起来。

  “人际交往是我们日常生活中……”蓝曦臣低声念着纸上写了一半又划掉的文案,却被忽然出声的江澄打断:“别念!”

  “行行行,不念就不念。”蓝曦臣看着对面已有点恼羞成怒的人,勾了勾唇角,把纸推了回去,“写得挺好的啊,接着写就好了。”

  “……蓝曦臣。”江澄咬牙切齿,“我要能接着写下去我会叫你来?”

  “嗯,”蓝曦臣无辜道,“我以为你是叫我来吃饭的啊。”

  江澄的脸色已经不太好看。他憋了半天,终于吐出一句话:“……你以后少和魏无羡他们说话。”

  不等蓝曦臣说出下一句话,江澄又把手头的纸推了过去:“反正这个你要帮我搞完,我又不是你们心理系的,哪里知道要怎么阐述情商的重要性。”

  “……阿澄。”蓝曦臣说,“我也不是心理系的呀。”

  江澄再次失语,片刻之后抓了纸笔刷刷刷地写起来。蓝曦臣撑着下巴看他,意料之中地得到了江澄的一记眼刀:“我现在忙,主席就先出去吧,不送了。”

  然而蓝曦臣并没有走,而且笑出了声。当然他这样的笑也只持续了片刻,片刻后他还是那个端方雅正的学生会主席。他伸手抓住江澄的手腕:“江副主席这是气我了?”

  “没有。”江澄冷冷迎上他的目光。

  “那就走吧,我请江副吃顿饭当做犒劳。”蓝曦臣说,“正好回来以后我帮你写。”

  江澄咬着唇想了三秒,最终一挥手:“走。”

  晚上九点的餐厅里人已经不多,两人点了菜,相看无言。蓝曦臣却似忽然想到什么,道:“对了,我有点事要和你谈谈。”

  江澄正在喝茶,扬了扬下巴示意他说,对面却一直沉默着。江澄疑惑地放了杯,问:“你不是有事要和我谈吗,你倒是说谈什么啊。”

  “谈恋爱呀。”蓝曦臣的眼在晕黄的灯光下晕开暖意,“你答不答应?”

  江澄从僵直中苏醒过来,杏眼里带了点狡黠:“我答应了你回去帮我写文案吗?”

  ……原来我的感情就值一份文案?蓝曦臣有点受伤,撑着微笑道:“那当然了。方才在学校已经答应过你了,当然会帮你写。”

  “那如果我不答应还写吗?”江澄看着眼前有点迷的蓝曦臣,忽然就想逗他玩一下。然后他便看到蓝曦臣僵了僵,又点了点头。

  他啧了一声:“那还是答应你吧。”蓝曦臣双眼一亮,又听得对面的人问:“哦,等等,你是刚刚突然想到要和我谈这个?”

  “怎么可能。”蓝曦臣看着他,温柔而坚定地笑开来,“很久之前就想和你谈了。”

  江澄看他一眼,终于撑不住淡定的架子,红着脸喝了口茶。

  ——而吃完饭后的事情,也自然不是写文案了。

END

吃完饭以后干了什么请自行脑补
红心评论蓝手XD
我要评论qvq

——————————

凝烟

 

 

虎头蛇尾的校园paro,就是想写个初遇。

性转注意!性转!性转!全部性转!

—————

  舞台上的少年抱着吉他,勾弹拨捻和着轻声吟唱,一个背影也美得惊为天人。蓝涣坐在后头的评委席上,看着前头那个淡紫色的声影若有所思。

  江澄唱的歌本该温柔,却生生被她唱出了冷冽来。唱到最后一句的时候她微微偏过头,蓝曦臣就在黑暗里,看见她小半个侧脸和幽黑的眼。

  像只夜里的猫,优容傲气又淡然,举手投足间全是灵气满满。

  蓝涣看得失了神,反应过来的时候江澄已经下了台。她垂下了眼,迅速在纸上写了一个九点五分。

  结束的时候江澄果然是第一。她上台来领奖,蓝涣这才借着光看清了她的面容。她走到蓝涣面前接过奖杯,一双杏眼又亮又幽深,蓝涣却从中窥到了几分笑意。

  江澄低声说:“谢谢学姐。”蓝涣笑说不客气,却又鬼使神差地问了一句:“学妹能给个手机号吗?”

  江澄愣了愣,从兜里掏了支笔,扳过蓝涣的手在上面写了一行字,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写完后就飞快地下了台去。

  蓝涣坐在台上,对着自己的手翻来覆去看了半天。金光瑶伸手戳她:“蓝涣?”

  她这才回过神来,笑了笑:“抱歉,失礼了。”

  “你今天怎么回事。”金光瑶啧了声,“你今天要是……那个什么,你就先退,反正也没你的事了。”

  “那就谢谢阿瑶理解咯。”蓝涣看起来心情很是不错,和左右说了声就暗搓搓下了台。

  金光瑶目瞪口呆:不,我这只是客套话啊??你怎么还真下去了??

  金光瑶心累,江澄也没好到哪里去。她正坐着犯困呢,身边却忽然坐下来一个人——不用说,自然是蓝涣。她勉强睁了睁眼,打了个招呼:“蓝涣学姐好。”

  “喊我蓝涣就好。”蓝涣笑了笑,“对了,学妹你唱歌唱得很不错啊,有社团吗?”

  江澄冷冷地看了他一眼:“云梦莲花坞社长,江澄。”

  “……抱歉。”蓝涣默叹自己今天失态得有点多,“传说中的江系花脾气倒比我听来的好得多啊。”

  江澄冷冷哼了一声:“我困了,今天就先不和学姐聊了,先走一步。”

  蓝涣看着她远去,无奈地笑了笑。

  打这以后蓝涣便总在校园里头碰到江澄。同江澄混熟是有难度的,但对着蓝涣温柔带笑的面容,江澄却奇异地发不起脾气。

  彼时蓝湛已经和魏婴搞到了一起,美人一弯弯俩让多少直男心痛不已。然而更心痛的还在后面——

  (本校五大美人中最好勾搭最温柔人气最高的)蓝涣,在认识(冰山美人)江澄以后,就天天和江澄腻腻歪歪了,对待告白回绝得干脆利落,简直堪比当年的江澄。

  而两个当事人对此一点也没意识到,该压马路压马路,该泡图书馆泡图书馆。终于在蓝湛和魏婴出柜半年后,江澄和蓝涣告白了。

  喜大普奔。

  “既然你我都有此意,那就试试吧。”在故事的末尾,江澄说。

  “如果你不介意,可以试一辈子。”蓝涣弯了眉眼,补充道。

END

说了虎头蛇尾,就是虎头蛇尾。

 

 

 

————

特别。想要。评论。

评论(21)
热度(1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