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王/24h】少年锦时

  

 

狗血校园文,八点档风格,慎

俗气老套ooc  最后有一个蜜汁神反转

第一次写方王,紧张。

推荐BGM:少年锦时    老酒街

 

 

 

 

 

 

  “同学,”方士谦抱着书敲了敲门,“叫一下你们宿舍的王杰希。”

  黄少天看了他一眼,转头朝里面喊:“老王,有人找你——”

  王杰希抬头向门外看了一眼,面无表情地下了床。他抱着手臂站在门口:“学长有什么事吗?”

  “你的书掉了。”方士谦说,“然后被我捡到了。”

  王杰希伸手接过他递来的书:“谢谢学长。”他把书放在柜子里,一转身却发现方士谦还站在门口。他于是又只好过去问:“学长还有什么事吗?”

  “……下次小心,不是每个人都像我这么善良的。”方士谦说完也走了, 王杰希冲着他的背影喊了声谢谢,然后果断地关上了宿舍门。

  黄少天抱着薯片,一边咯吱咯吱地咬着,一边绕有兴致地看着这出好戏。王杰希刚回了床上,他便迫不及待地问道:“哎,老王,你俩认识啊?我看你和他气氛不一般哦,从实招来!”

  王杰希没理他,摊开书继续圈点勾画做笔记。然而黄少天焉是那么好应付的人,王杰希不理他,他便自顾自地说。终于,连戴着眼罩睡觉的叶修也看不下去了:“你微积分看完了吗,还有心思来扰人清梦。”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的图纸也没画完吧?”王杰希搁了笔,也来问黄少天。

  “所以你们要帮我啊!”黄少天一脸焦虑,“老王你告诉我那人和你什么关系我就去画!图纸其实也没剩多少了!你不告诉我我整个人都是无心向学的!”

  “他是我老同学,满意了吗?”王杰希开始铺被子。

  “真的假的?”黄少天一脸狐疑。

  “当然是假的。”王杰希一脸超凡脱俗,“我怎么会告诉你真相呢,傻。”

  王杰希躺下了,黄少天那厢却还在嚷嚷:“哎老王你别睡啊!说实话啊啊啊!啊啊啊我这样会失眠的!”

  王杰希岿然不动。

  黄少天看了看他,终于也拉上被子睡觉。他邻床的喻文州看了一圈,起身关了灯。

  而王杰希躺在一片难得的黑暗和寂静里,半睁着眼,心里有点复杂。

  他其实没骗黄少天。他和方士谦的确是老同学,但又不仅是老同学,而是关系不太一般的老同学。

  方士谦还是他分别多年的竹马,与他诀别多年的恋人。

  造孽啊。王杰希沉沉叹了口气,也睡了过去。

  他清楚地知道,方士谦的意图不仅仅是把他落下的书还回来。

 

 

 

  他打出生起就认识方士谦。

  方士谦长他两岁。按理来说两人应当要玩得极好——毕竟年纪相差不大,方士谦又是他邻居——可是偏不。

  王杰希六岁前一直被方士谦欺压。他早慧,很小的时候就不怎么爱哭。方士谦父母看过后羡艳不已:方士谦小时候是个实打实的熊孩子,事情稍不合意便哭闹不已。王杰希安静,况且他小时候双眼还是一般大,小孩子又都是可爱的,自然很得方家父母的喜欢。

  然而没有什么卵用,方士谦并不能理解自家爸妈对王杰希的喜爱,并且一如既往地欺压王杰希。

  直到王杰希六岁。他六岁生日的时候方士谦一脸不怀好意地送了他一包糖。王杰希自然知道他的意图,但也只是一脸淡定地收下了那包糖,第二天回赠了方士谦一包放了泻药的饼干。

  于是从那以后,方士谦就再没能斗过王杰希。

 

 

 

  他俩的关系一直就这样不冷不热着。两家父母当然是知道,却也无可奈何——他们俩从小性子都犟,劝是劝不来的。但也总不可能就这样放任不管,所以两家父母虽然虽然心知拿他们无法,却还总在他俩耳边唠叨几句。

  王杰希待人是疏离的,方士谦不愿理他,他也懒得去亲近方士谦。然而终于是被父母念得烦了,在某个上学的午后,他还是冷冷地喊住了方士谦:“喂,方士谦。”

  “干嘛?”方士谦自顾自地走路,王杰希手插在裤兜里,不紧不慢地跟着他:“有点事情想跟你聊聊。”

  “说啊。”方士谦故作冷漠。

  “现在不急。”王杰希笑了笑,“放学之后我来找你。”

  方士谦哦了一声。两人就这样一前一后地走着。方士谦用余光瞟了一眼后面的王杰希,心中早已刷过一整排的弹幕。

  他找我?他找我聊聊?我和他有什么好聊的?王杰希这小兔崽子是不是想放学叫人来围我……切,怕你哦。

  方士谦想着,愤愤地踢飞了路边的一个小石子,丝毫不理会身后王杰希疑惑的目光。

  然而表面的平静并不能改变内心的波澜起伏,方士谦一下午的课都上得心神不宁,完全被王杰希的“放学聊聊”洗脑。下了课,方士谦转着笔对着作业发呆,终于还是出了教室,跑到楼下去上厕所——王杰希跳级,只比他低一年级,教室就在他楼下。他在路过王杰希教室的时候刻意制造出很大的动静,然而引来的只是学弟学妹的窃窃私语,坐在桌边的王杰希刷着作业岿然不动。

  方士谦跑过去,暗暗瞄了一眼王杰希的侧脸。不过这事儿他死不承认,一直到多年以后王杰希问起来的时候,他也只说:“啊?有吗?”

  然而这些都是后话了。现在的他们还远远没有想到,他们还有那么长的未来是和彼此一起。

  一整个下午有三节课。方士谦每节课的下课都往楼下跑,同桌张佳乐终于忍不住问他:“老方,肾虚呐?”

  方士谦说:“去你丫的肾虚。”然后继续往楼下跑。然而成效并不明显,王杰希的眼神始终都坚定地落在作业上。

  终于熬到最后一节课,方士谦依然是很不安分。还剩十分钟下课,他伸手去戳张佳乐:“嘿,大花。”

  “你叫谁大花?”张佳乐咬牙切齿。

  “老孙。行行行你是小花——卧槽别掐我我问你个严肃的问题!”方士谦躲开张佳乐的魔爪,“如果一个人,和你关系不好的那种,突然说要和你聊聊,这是什么意思?”

  张佳乐想了想,凝重地拍了拍他的肩:“快点,写遗书。”

  方士谦无语地抽抽嘴角,扭过头去不再理张佳乐。

  离下课还剩五分钟的时候,方士谦瞥见一个清峻高挑的身影慢慢上来。王杰希抱着书,看了看教室里头,转身趴在栏杆上写作业。

  “你看那边!!!”方士谦听到斜后面的女生小声惊呼。他冷冷地哼了一声,假装没有注意到王杰希。

  讲台上头的老师似乎也注意到外头有人在等,竟难得的没有拖堂。王杰希往里头瞥了一眼,也收好了书本,在门外等着方士谦。方士谦低头闷声收东西,快速地从班上这一片混乱中抽身出去。王杰希看他出来了,道:“走吧,边走边说。”

 

 

 

  “所以说,你的意思是让我配合你装成我俩关系很好的样子?”方士谦有点懵逼。

  王杰希一脸高冷:“嗯。”

  方士谦想了想,说:“也行呗。”

 

  于是这一天的傍晚,王杰希就跑到了方士谦家去写作业。两家父母又是意外又是欣喜,互相拍着肩道“不容易”。

  然而方士谦却不太好过。王杰希作业比他少,不多时就刷完了。方母更是照料周全,没隔五分钟就进来送点零食又夸夸王杰希:“哎呀杰希真乖啊!方士谦你学学人家别只顾着吃!”

  方士谦在心里默默地给王杰希比了一排中指。

  王杰希自然看得出来方士谦的忿然,第二天早上顺手扔了包辣条给他。方士谦接住,一脸狐疑:“你不会又在里面加了什么吧。”

  “我像这么居心叵测的人吗?”王杰希说,“况且这个又没开封。”

  方士谦将信将疑接过辣条,两人一路无话。到了学校,方士谦一落座张佳乐便凑过来:“哎哟老方不错嘛,勾搭学弟有一手哦。”

  方士谦:……

 

  男生之间的友谊总是建立得很迅速。于是过了一两个星期,方士谦已经能嬉皮笑脸地与王杰希勾肩搭背——真心实意的那种。

  不过两人真搞到一块儿去,那倒已经是方士谦高三毕业的时候了。说来也机缘巧合,那时候方士谦和一帮同学一起去酒吧嗨,被人怂恿着,他给王杰希打了个电话。

  “老王啊,”方士谦也有几分醉意,“和你说个事儿呗。”

  “嗯。”王杰希刚下了晚自习,态度是一如既往的高冷,“你去喝酒了?”

  “……”方士谦没理会他的问题,“和我考一个大学吧。”

  “行啊。”王杰希说。

 

  如今的时候王杰希回想起来,依然觉得方士谦那天的暗示拙劣极了。他俩成绩差不多,方士谦上的大学本来也就是王杰希的理想大学。

  他还不如说今晚月色真美。王杰希想。

  但这一切都过去了。

 

 

 

  于是他们俩在大学里就低调地当了三年的小情侣,偶尔闪一闪,但也不算特别让人瞎。直到方士谦大四毕业之后的不告而别。

  王杰希原以为他先回家了,但他放假回家后,却迟迟没在隔壁看见方士谦。他没去问方家父母,却在陪自家妈妈买菜的时候,从街坊的口中听到方士谦去国外读研的消息。

  王杰希隐隐约约察觉出什么,但他什么也没说。王杰希学化学,当天的晚饭上,母亲忽然问他:“小方去国外读研了,杰希你要不过一年也去呗,有个伴儿。”

  他愣了愣,说:“不用那么早就出去吧,等读博再说。我还想再多陪你们一会。”这话让人听了受用得很,于是母亲便也不再说,饭桌上一片其乐融融。

  这个时候,谁也没有料到他与方士谦的重逢是因为一本掉了的书。

 

 

 

  第二天早上起来黄少天似乎没想起来要来烦王杰希。王杰希暗舒一口气,快速洗脸刷牙出了宿舍。然后他在楼梯口看见了方士谦。

  方士谦说:“嗨。”

  “学长好。”王杰希向他打了个招呼,“还有什么事吗?”

  “中午一起吃个饭吧。”方士谦说,“就门口那家店。”

  王杰希笑了笑,不置可否。但他知道,这顿饭他是非去不可了——拒绝了这一次还有下一次,倒不如趁早解决。

  饭桌上王杰希安静地吃饭,方士谦似乎是想说些什么,却又没开口。

  “你想复合?”王杰希吃完了饭,问他。

  “我们没分过。”方士谦反驳,“我出国的时候也没跟你说要分。”

  王杰希顿了顿:“……你是个好人。”

  方士谦急忙表态:“你也是个好人。”

  “……”王杰希有点无语,“两个好人也不一定合适的。”

  方士谦懵逼。接着他便听到王杰希说:“不过我们可能比较合适,这算个特例,不能用来泛指。”

  “而且,”王杰希笑了笑,“玩够了吧?出国是出国,我们联系好像还是没断过的,你电话都没换。装了这么久分手,无不无聊啊方士谦。”

  “不无聊啊,你不觉得很好玩吗?”方士谦也笑了,“况且你不是也装得很配合嘛。和你一起的话,怎样都不无聊的。”

  阳光大片大片地泼洒下来,连影子都明媚如少年时候。从前明媚似锦是因年少,意气泼洒年少风流。而如今又似年少,只因年华静好恰如似锦繁花。

 

 

 

END

 

 

所以分手是假的,今年的影帝就是他们哈哈哈哈  

不造你们懂了没_(:зゝ∠)_

打滚卖萌求评论和红心蓝手ovo

评论(27)
热度(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