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鬼/深夜60分】晚上好

 @双鬼深夜60分 

我看双鬼群里的太太们都饿得不行了……心疼你们,做个小甜饼给大家吃

 @霜雪念如歌  @夜墨  @有风温柔拥抱长时光 

_(:зゝ∠)_第一次写双鬼,写的不好轻拍w

职场paro,不长,攻受无差




  “嗨。”李轩靠在汽车的座椅上,“下来吃个饭呗。”

  “不用了,谢谢。”吴羽策在电话的另一端道,“还有,你这周已经约过我三次了,李轩。”

    ——更何况今天还只是周二。吴羽策站在落地窗前看着楼下闪烁的车灯,如是想着。

  李轩是吴羽策近几年来相处比较愉快的一个客户,近来他又同李轩所在的公司签了个约。但李轩近来三番五次请他吃饭,用意显而不在此。吴羽策想着,揉了揉发疼的太阳穴,叹了口气。

  他把桌面上的一列文档拖进文件夹里,却忽然听见李轩的声音:“阿策。”

  “你怎么来了。”吴羽策抬头,“前台没拦着你?”

  “哪儿能啊,他们都认得我的。”李轩进了门,在办公室的沙发上坐了下来。

  “那不也是因为你有事儿没事儿来这晃悠。”吴羽策说,“你来干嘛?我吃过饭了。”

  这话摆明了是逐客令了。但李轩此人骨骼清奇,区区一道逐客令又能奈他何。“那你晚上吃的啥?”他问。

  “就……就楼下那家啊。”吴羽策沉默了几秒,“我还带你去吃过的那家。”

  “据我所知,吴总好像还没有主动请我吃过饭吧。”李轩一听这话,自是知道吴羽策是没有好好吃饭的了。再说吴羽策这工作狂的性子,不只李轩知道,在这一行里头都是出了名的。

  “走吧,”李轩穿上外套,“吴总不请没关系,跟着我去吃就好了。”

 



  秋末的X市已有寒意,晚风中,被霓虹灯映得五颜六色的枫叶也开始唰啦啦的掉。吴羽策和李轩冒着寒风,走向李轩的车。

  上了车,李轩便顺手开了暖气。他问吴羽策道:“冷不冷?”

  吴羽策一脸淡定地点了点头。

  “冷不冷吴总你说句话啊。”李轩逗他。他知道吴羽策怕冷得不行,现在八成是冷得在抖才不说话——怕被看出来嘛。

  于是果不其然,吴羽策愤愤地把脸别了过去。李轩笑了笑,发动了车子。



  饭店里头自然是不冷的。服务员到桌边,问:“两位喝点什么?”

  “水就可以了。”李轩说。

  不多时水上来了,李轩拿手背试了试温度,又唤:“等等,这水太凉了,换杯热的。”

  吴羽策一愣,随即轻声道:“谢谢。”

  李轩因他这句谢谢,心中已翻腾成一片哈哈哈哈群魔乱舞的海洋。他轻咳一声,刚想说些什么,便听得那服务员道:“不客气。”

  李轩:“……”

 

  饭快吃完,李轩忽然问:“喝点酒吗?”

  “你刚刚还说白开水就可以了。”吴羽策说。

  “……不喝多少的,度数也很低,就搞搞情调。”李轩据理力争,“况且,吴总酒量应当算不得很差吧?”

  吴羽策想了想,终究屈服了:“行吧。”

  酒端了上来。李轩先意思意思敬了几杯酒,谁知尚未真喝起来,吴羽策已是迷迷糊糊趴在桌上了。

  “我送你回去吧。”李轩说。

  “不用了,”吴羽策睁了睁眼,“送我回公司就好,我叫司机送我。”

  李轩自是不肯:“这里离你家挺近的,回公司还耗油。”

  于是吴羽策再一次屈服了。

 

  到了家,李轩轻车熟路地翻出吴羽策的钥匙,把他扔回了床上。李轩想了想,又顺手给他灌了点解酒茶。他掖好吴羽策的被子,坐在他的床沿,道:“我如果知道你是像叶董那样一杯倒的话,我就不叫你喝酒了,真的。”

  “我不是一杯倒。”吴羽策闭着眼。

  “嗯,好。两杯。”李轩说。

  吴羽策没再说话。李轩过了会儿,又轻声唤他:“阿策?”

  “嗯。”吴羽策应了,翻了个身。

  李轩就这样坐了许久。一直到吴羽策的呼吸声已变得均匀而缓慢,他也没有离去。然而他终于起身向外走。李轩说:“晚安,阿策。”

  回应他的是昏黄的灯光和吴羽策的呼吸声。

 

  第二天的晚上,吴羽策照例地接起了一个电话。“晚上好啊,阿策。”

  “这周第四次,李轩。”吴羽策说。

  “你在下面等等我吧,很快就下来。”


END


深夜扰民,大家不要打我

敲碗等评论

红心蓝手什么的你们懂嘿嘿嘿



评论(20)
热度(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