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伞修/24h】游鱼

  

叶修生日快乐。

参加全糖宴活动的文,写得不好,拿来当生贺有点羞愧_(:зゝ∠)_

@殇樱 菇凉你的点文~

人鱼paro,纯清水搞笑正剧

毫无逻辑和科学

 650fo啦,感谢大家

 

 

 

 

  叶修被苏沐秋捡回家来,完全是机缘巧合。

  叶修是个鲛人。鲛人也不是啥了不得的东西,说白了就是人鱼。而叶修这只人鱼,就是苏沐秋从地摊上买回来的,三块钱两只,另外那一只没养几个月就死了,只剩叶修在鱼缸里头安闲自在地游来游去。

  然而世界总是非常奇妙,苏沐秋还是图样图森破。某一天他下班回家的时候,他便看见一个年青的男子穿着他家的衣服,坐在他家的桌子旁边悠哉地吃着他家的方便面,还特吊儿郎当地抖着腿。苏沐秋看了看他,镇定地抄起门口处的一根细长铁杆横在叶修面前。

  叶修放下碗迷茫地看了他一眼:“干嘛?”

  “这里是我家。”苏沐秋压着心中的无语,“这位小哥,你是不是偷错人家了?”

  “我不是偷东西的。”叶修看着他,“我是你家养的那条鱼啊,你不记得了?”

  苏沐秋慢慢放下手中的铁杆,内心奔腾过滚滚天雷。他想了三秒,十分礼貌地问那条吃着他家泡面的鱼:“你叫什么?”

  “叶修。”

 

 

 

  

  在此后的十分钟里,苏沐秋和这个自称是他养的鱼的人进行了友好的交流。

  “你还能变回鱼吗?”苏沐秋问他。

  “理论上是可以的。”叶修说,“但是我不知道怎么变。”

  苏沐秋忧愁地叹了口气:“哦,是吗。”他挥了挥手,“那你留下来干嘛,自个儿闯荡天涯去吧。”

  “你可以认为我是来报恩的。”叶修说,“你们人类不是都说要有爱心吗,现在就是体现你爱心的时候了。”

  “你有啥恩可以报啊,你又不是田螺姑娘。”

  “我是鲛人!”叶修据理力争,“鲛人知道吗?鲛人!”

  “……鲛人是啥?”苏沐秋虚心求教。

  “说得通俗一点,就是你们说的人鱼。”叶修想了想,“那种传说中眼泪变珍珠的。”

  “大爷!叶哥!”苏沐秋欣喜若狂地扑过去,“哭一个来看看呗!”

 

 

 

  

  叶修就这样顺理成章地在苏沐秋家住了下来,他的吃住成了苏沐秋头疼的一个大问题。鲛人是娇生的鱼种,只吃鱼和海中藻类,晚上还必须得躺在水里。到了夏天,空调更是一笔不小的开销——鲛人受不得热,必须得处在温凉的环境中。

  叶修不是挑嘴的人,海鲜藻类苏沐秋买啥他吃啥。然而日子一长,苏沐秋也开始捻着发票在他面前念来念去。叶修不说什么,只是此后每天能给苏沐秋供上几颗珍珠。初时苏沐秋尚还好奇,问他是如何得来这些。叶修言简意赅道:“困的。”

  苏沐秋无言以对。

 

 

 

 

  家里的鱼和鱼干终于告罄,苏沐秋窝在沙发上对同样窝在沙发上的叶修道:“鱼干没了。”

  叶修疑惑地看他一眼:“去买呗。”

  “这是你要吃的东西。”苏沐秋循循善诱,“走啦走啦,你去一趟菜场又不会怎么样。”

  “我不挑嘴的,你买啥我吃啥。”叶修说。

  “我让你去又不是让你挑菜。”苏沐秋冷漠道,“我就是让你陪我去,有意见?”

  叶修沉默三秒,从沙发上不情不愿地爬了起来。他说:“走吧。”

  虽是冬天,太阳却还很大。叶修有气无力地挂在苏沐秋身上哀嚎:“好热啊——”苏沐秋裹着羽绒服,咬牙切齿地把叶修从自己身上扒拉下来。

  下午两三点的时候菜场是挺冷清的,街边冰激凌店也半掩着门,做冰激凌的姑娘坐在柜台前打着盹。苏沐秋拉着叶修进去,敲了敲柜台:“一个甜筒,谢谢。”

 

 

 

 

  叶修新奇地接过苏沐秋手中的甜筒,咬了一口又递到苏沐秋嘴边:“挺好吃的,你尝尝。”苏沐秋咬了一口,痛苦地别过脸去。

  “咋了?”叶修问。

  苏沐秋艰难地咽下口中的冰激凌:“好冰啊。”

  “我可能还是比较喜欢红豆沙。”他接着又说。

  七拐八绕,苏沐秋带着叶修进了一家干货店。老板娘和苏沐秋看着挺熟,他俩一进门就笑眯眯地问道:“小苏几天没来啦。”又看看叶修,“你朋友呀?”

  “对啊对啊。”苏沐秋答,转头问叶修:“你要什么自己挑。”

  叶修转了一圈儿,一脸无辜地向苏沐秋道:“你挑吧,我认不得这些是啥。”

 

 

 

  

  放假的时候大家都闲得很,苏沐秋和叶修一人抱个抱枕,看了一下午的新闻。因为无聊,所以也睡得格外早些。九点刚过,苏沐秋就洗过了澡,又去浴室给叶修放了一大盆水。苏沐秋拄着下巴,看着花洒一点点喷出水来,忽然想起从前他一个人住的时候,竟觉得非常陌生。

  很显然,他已经习惯了叶修的存在。

  苏沐秋低头盯着浴缸发呆,却蓦然感到脚上涌上一些液体。

  “卧卧卧卧槽!水满了叶修你也不提醒我!”

  “我又不知道!”

 

 

 

  

  生物钟被打乱就容易发生一些不大好的事情,苏沐秋揉着头发从床上坐起来,感叹睡得太早果然是不行。

  他昨晚做了个梦。梦里是叶修的离去,远方天海相接,没有明月只有星辰。他叹了口气。现在他固然已经习惯了叶修,但叶修有没有习惯人间的生活还很难说。况且叶修终究不是人,他是个鲛人,他总有一天会回到他的家乡——会回到大海。

  苏沐秋想着想着也有点翻,干脆起来煮了锅粥,又去浴室叫醒了叶修:“起床吃饭啦。”

  吃饭的时候,苏沐秋问叶修道:“你到时候会回海里去吗?”

  “可能吧。”叶修说,“可能我就在这里住到老,也可能我没准儿什么时候就回去了。”

  “但是你放心,我们鲛人记忆力还是很好的。记一辈子不敢说,记住你个百八十年还是没问题的。”

  苏沐秋一愣,随即默然的微笑起来。

 

 

 

 

  叶修终究还是不辞而别了。苏沐秋下班回了家,却并未在客厅发现叶修的身影。茶几上的水果盘下压着一张纸条:“出了点事情,先走了。有空去东海找我。”没有落款,但苏沐秋明白是叶修留下的纸条。

  终于还是走了。苏沐秋心里有些复杂。他把纸条收好,进了厨房洗米煮饭。

  ——你等着吧叶修,我会来的。

 

 

 

 

  重逢的所有欢喜与悲恸都来自离别。

  

  假期是一如既往的闲。苏沐秋看着窗外灼人的阳光,打了个电话给苏沐橙:“放假了没?”

  “陪我去趟东海呗。”

  “还能干嘛呀,去看叶修咯。”

  “对啊,就那个在咱家住了两三年的鲛人。”

  “行,我后天上午开车去接你。”

 

  这时候正是七月,太阳最毒的时候。苏沐秋和苏沐秋到了东海边上,却也还没有什么人。苏沐橙问他:“你怎么找叶修?”

  “不知道……”苏沐秋望着蔚蓝的大海,陷入了沉思。

  苏沐橙建议:“你喊一嗓子?”

  “好丢人啊……”苏沐秋捂脸蹲。

  “要不这样,”苏沐橙说,“我喊一二三,我们一起喊。”

  苏沐秋想了想,说:“行啊。”

  “三二一——”

  “叶修——”

  苏沐秋喊完才发现自己被坑了,苏沐橙压根儿没陪他一起喊。他方欲回过头去怪苏沐橙一句,却被海浪卷进了海里。

 

 

 

 

  苏沐秋眼前一黑,却又马上清醒过来。他的手腕上覆着一只冰凉的手。他抬眼望去,是叶修扯着他在往前缓缓游动。苏沐秋唤他:“叶修。”

  叶修于是回过头来朝他笑了笑。他的眼眸墨蓝通透,映有星辰与微光。

  也映着苏沐秋。

而这也正是像一场悠长凝缓的梦,永远走不到尽头。

 

 

 

END

 

 

感谢看到这里的每一个人,也感谢一起参加活动的太太们。感谢虫爹感谢全职。

有幸遇到这么好的叶修和这么好的你们。

 

评论(19)
热度(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