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喻黄】溟水戒 叁

喻黄,带一点点伞修///

 内含520fo的点梗:@长风_临溪寻花陆北顾 看星星的梗就在下一章!敬请期待!

*这儿是预告兼目录

@桃反田 昊翔篇记得艾特我!敲碗!还有,昊翔篇已经承包给这个太太啦~如果有天使也想承包的话就来私戳我吧ww

不过韩张喻黄林方肖戴我是写定啦,所以就只有五个cp给你们选……伞修我也是想写的,但是怕文力不够……_(:зゝ∠)_




  苏沐秋一行人八卦完了,自然心满意足地回了兴欣。苏沐橙笃定道:“哥你别不信我,少天到时候一准儿得栽在那喻文州身上。迟早得栽,真的。”


 苏沐秋不应她,只是笑道:“那魏琛养了这么多年的徒弟,可不是白养了么。”


 然而此刻要栽的黄少天依然在在吃着蒸饺,白养了徒弟的魏琛正在将那泉底冰细细打量。他终于把黄少天唤到屋里来,说道:“你看这泉底冰,是叶修他们给你带来的。你到时候的剑,用这个东西来铸倒是刚好。”黄少天喜欢得不行,抱着那块冰也不嫌寒冷。他眼珠子一转,问魏琛:“你来铸剑?”


 魏琛忙摆手:“老夫虽说无所不能,但终究上了年纪,铸剑这门手艺早就生疏了。平日炼个丹给你尝鲜还行,铸剑这等体力活可不是要累死你师傅去。”黄少天切了一声,显然已看破他这套说辞。又问道:“那我上外头找铸剑师,你出银子?”


 “这哪里要得!你不回馈师门便罢了,还要我与你倒贴银子?臭小子,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床底下还藏了一箱银钱!”魏琛怒。


 黄少天尴尬地挠了挠头:“这你怎么都知道!”他想了想,“罢了,我不找铸剑师了,我找文州去。”


 “诶诶诶你别走——”魏琛这下可就慌了,“喻文州那小子会铸剑?你可悠着点,这泉底冰可是好东西!”


 “他会啊,”黄少天抱着那块泉底冰就要出门,“我走啦!”


 喻文州的确是会铸剑的。然而魏琛十分宝贝他那块得之不易的泉底冰,最终还是与喻文州一同去为黄少天铸剑。蓝雨府虽然大,但是却并没有什么仆人。喻文州与魏琛二人都在为他铸剑,偌大的府邸里都没剩下几个人。黄少天成天晃悠,倍感无聊。更何况为魏琛借着为他铸剑的名头,语重心长道:“少天啊,为了你的剑早日铸成,今天的饭就由你来做吧。”


 黄少天被噎得说不出话来,长叹一声:“我认命。”


 铸成这一把剑足足耗费了两个月的时间。值得一提的是,黄少天的厨艺在这两个月中可谓大有长进。在这把剑铸成的那个早上,喻文州捧着白瓷的碗,咬了一口热气腾腾的梅花饼:“少天的手艺又精进许多了。”


 此时已经是初春,梅花刚谢,桃花迎春花开了满园。这把剑铸成的那一天,正好下了春日的第一场雨。泉底冰的确实很好的东西,铸出来的一把剑通体透蓝,泛着星星点点的光,剑柄处还有个月白的六芒星的花纹。剑柄很凉,握在手里却算不得沉。魏琛拿着这把剑走出来,春雨飘到剑上,慢慢融进冰蓝的剑芒里。


 这把剑叫做冰雨。


 黄少天抱着那把剑爱不释手:“文州你好厉害!走走走你先吃饭今天下午陪我去找叶修他们练练手!”喻文州含笑点头,魏琛却无奈地看了他一眼:“这把剑的材料还是我找老叶要来的,也不见你小子夸赞一下你师傅?”黄少天讪讪一笑,挠了挠后脑勺:“哎呀魏老大我不说你也很厉害嘛!文州他初来乍到需要鼓励和安慰……真是的不说这些有的没的啦,走走走吃饭去!”


 饭毕,黄少天便拉着喻文州要往兴欣所在的杭州跑。然而杭州此时还是春寒料峭的时候,刚刚才化开两分春色,哪里有广陵这样的好天气。黄少天掰着指头算:“师傅去北边我怕他一把老骨头受不了回来又怪我……文州你是人鱼你又不怕冷!就我们俩去呗!”


 喻文州一笑,又抬起眼来看黄少天:“我是不怕冷,可你怕啊。你可是豹子,忘了?”他的眼是沉润的蓝,眼底温暖的光辉几乎要和冰雨的剑芒融在一起。黄少天愣了一愣,又缠他道:“哎呀我不怕冷的!去吧去吧!走啦!”喻文州最见不得他撒娇,一时有点手足无措,眼神晃了一晃,求助样的飘到魏琛身上去了。


 魏琛正抿着他那小杯子里的糯米酒,还是温热的,冒出些甜香的烟。他见喻文州看他,疑道:“看我干嘛?你们小年轻的事情自己解决去。他要去便由着他去好了,这小子打小就不怕冷的——哦,最好还能从叶修那里讨几两茶回来。他那里的茶都是顶好的,要是讨不到,你们也多喝几杯再回来。”


 喻文州听魏琛也这样说了,只得依言同黄少天去杭州。黄少天不会驾云,常常升到空中不过几尺就摔了下来。喻文州看着好笑,也不帮他。于是在黄少天第十七次从云头上摔下来之后,他终于艰难地向喻文州道:“文州,你会驾云吗?”


 喻文州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他伸手抓住黄少天的手腕:“少天,闭眼。”黄少天依言闭了眼,却还是不免唠叨一番:“文州你手好凉啊不愧是人鱼诶!”喻文州只一笑,拉着他上了云端,又说:“可以睁眼了。”黄少天睁了眼,探头探脑地去向云下边看。不过他也并没有看到什么,不过是烟云缭绕,白雾中有隐隐约约的青碧颜色。黄少天看完有点怕,果然又缩回了喻文州旁边,但他究竟少有在云上的经历,又不免好奇得很。喻文州笑他说:“你不如化成豹子给我抱着,你看景色也方便。”

 

谁知黄少天却把他这话当了真,犹犹豫豫道:“……我现在变吗?”喻文州想了想:“别,要到了。”


 果然他压下云头去便是连绵低缓的山峦,覆盖着薄雪的小土丘,还有兴欣里头一树积雪的白梅花。


 踏到了地上的黄少天终于安心下来,拉着喻文州就往兴欣里头跑。谁知刚进了大门就看见苏家兄妹蹲在回廊外面看着什么,而叶修裹得很是厚实,缩在屋子里的椅子上看着他们。黄少天被这情形猝不及防地戳中了笑点,他拉着喻文州蹲到苏家兄妹的旁边去:“你们在看啥?”苏沐秋示意他噤声,指了指地上一只雪白的鸟。黄少天配合地压着声音:“你是让我不要吵醒这只鸟吗?”


 苏沐秋无语地看他一眼:“小喻肯定把你的智商都吸走了。我是叫你不要吵醒叶修!”黄少天惊奇道:“哇,老叶还在冬眠?我是来找他练手的啊!”苏沐橙扒拉出一根树枝戳戳死鸟,损他:“你还找叶修练手?叶修把你当练手的还差不多。还有啊,你刚刚拉着小喻跑过来的时候特别像小夫妻你知道吗?”


 “呸呸呸你乱说啥呢沐橙!”黄少天瞪她,却莫名其妙地感觉脸上有点烧。而喻文州站在他身后,恰好看到他慢慢红起来的耳根。


 喻文州默然地微笑起来。


 由于叶修的冬眠期尚未结束,黄少天所期待的练手也终于就不了了之。回蓝雨时黄少天终于肯变成一只豹子安稳地蜷缩在喻文州怀里。


暮色四合。


回到蓝雨后喻文州便把黄少天放到卧室里去了,他自己便去做饭。魏琛找不见人,想来又是去捣鼓他的丹药了。而小豹子趴在床上滚来滚去,终于一爪子拍到了自己脸上。他慢慢念了一句什么,尔后不由自主地笑了起来。


雨停了。吃过晚饭后星斗还未满天,月也只是残落的一片光影。黄少天握着冰雨翻来覆去地把玩了半晌,终究还是跑到喻文州的房间去了。


“文州你不是会驾云吗?”


喻文州从书卷里抬头,笑吟吟看向他:“少天想干什么就直说吧。”


黄少天吐了吐舌头,他说:“带我去屋顶吧。”




花絮:【不算入正文。魔性慎!】

花絮名为:好好拍戏,不要调情。


喻文州笑他说:“你不如化成豹子给我抱着,你看景色也方便。”

黄少天:“你要想抱我你就说啊我给你抱!”【扑

然后他们干了个爽【bu





Tbc.

喜欢的话点个小红心或者小蓝手吧~

嗯,手动艾特 @仮面由心  怕你看不到嘿嘿嘿///


港真,喻总的自控能力挺强的,我要碰到这么可爱的少天我就上了【bushi


评论(5)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