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伞修】圆满

*我对叶神是粉不是黑啊……w

*大家新年快乐!~祝小天使们也圆圆满满的!

*第三人视角,第一人称w

*苏我沐秋hhh  伞修only,其实这篇应当算无差w




 我十五岁的生辰的时候,听过一个故事。这故事不是什么风花雪月,只是普普通通的两个男子的故事。

这两个男子,一个叫叶修,一个叫苏沐秋。

苏沐秋本来只是一介小官,后来想尽办法,终于成了皇帝身边的一个侍卫。个中艰辛困苦姑且不提,且说他那一年跟着皇帝去江南微服私访。

那时候正是仲夏,桃花梨花刚刚落了花儿结出小小的果来。马车前头的金鸾铃都被淹没在秦淮河畔的胭脂铅粉里,荷花开了一半,清水池塘里碧盈盈的一片迎风招摇。苏沐秋漫不经心地跟在皇帝后头,简直要被烂漫的繁花迷晕了眼睛。

然而很突然地,蝉鸣清荫里闪出一片白光来。苏沐秋一惊。他前头已经有人大声嚷了出来:“有刺客——护驾——”皇帝已经被人七手八脚地拉开,那银光刀刃就直直向他刺来。

他本能地伸手护住脑袋,忽然感觉手腕被人一扯,堪堪躲开了那刀。刺客已经被人拉走,他惊魂未定地爬起来。喧嚣绕着皇帝的金马车远了,耳边渐渐归于寂静。眼前救他的男子衣衫藏蓝,一脸的懒怠。

这人,便是叶修。

苏沐秋说:“感谢壮士出手相救,在下苏沐秋……”话没说到一半,叶修就已经走远了。苏沐秋愣愣看着,叶修藏蓝的衣袍慢慢被淹没在人海中。苏沐秋正欲折回旅舍,忽然看见树下有一片莹莹的玉光。他走过去,捡起那块玉佩。白玉通体莹润,上头刻着一个“叶”字。苏沐秋把玉佩揣进袖子里,默默一笑,回了住所。他想,自己虽不知道那人姓甚名谁,但肯定会一直记得他的面容。

因有刺客,这次微服私访也就这样不了了之。然而苏沐秋等人却平白多了一个护驾有功的名头,苏沐秋也因此被封了个侍郎。苏沐秋这人生来眉目清隽,又有才华,不过三四年便一举登上丞相宝座。

苏沐秋最终成为一代名臣。他去的时候刚过完八十七岁的生辰,他模模糊糊地想起叶修,可他已经记不起叶修的脸了。他叹了口气,想他应当是老糊涂了。

传说他断气之前手里握着一块白玉佩,但咽气之后白玉佩也消失了。丞相府的长工说,那白玉佩是化作一道白光进了丞相的心口了。

苏沐秋一世未娶。

我听完不由得感叹,苏沐秋真是可怜,不仅一生只见过叶修一面,死前竟连叶修的面容都记不得了。我说这话时那说书人已经下了台坐在我旁边,他微微一笑,问我:

“你不觉得叶修更可悲些么?他连苏沐秋的姓名都不曾得知,他或许这一辈子再也不会想起这个人……他甚至都不知道,这个人是他的有缘人。”他说完就摇一摇扇子,走了。

我自以为听过的书也算不得少,想来这样的故事当是听过就算。然而出我意料,一个夏天过了,我在秋风瑟瑟里仍然能清晰忆起那个长情绝艳的苏丞相。想了半天也未悟出这故事妙处来,只得归结为那说书先生的声音十分好听。

秋日过了又是冬天,转眼间又是一年春夏,我的十六岁生辰。我抓着把扇子有气无力地摇一摇,然而燥热却是纹丝不动,聒噪的蝉鸣都不能颤一颤。台上的歌舞我并不留心去听,刚向嘴里送了勺莲子羹,却听得歌舞停了,醒木啪的一声。我手一抖,莲子羹从勺中溢出来一大半。说书人的声音悠沉,故事的主角徐徐登场。

——苏沐秋,和叶修。

叶修这一世是个叛逆少年,为了游戏而离家出走。他一路往南,在杭州与苏沐秋相遇。正是秋末冬初的时候,杭城的第一场雪还没有落下。

我不知道该如何去说他们这一世的相遇,想来应当是命运自有定数,英雄相见恨晚。叶修跟着苏沐秋回了家。

皇天不负有心人。游戏战队的成立在他们的眼前开出一大片的繁花,明媚得不可方物。然而天意不测,春日的午后玉帝酒足饭饱,慢悠悠对着一院桃花梨花啜完了一杯碧螺春。他闲来无事掐指一算,想起他七百年前误贬下人间的一个神君。想了半天,觉得这神君风华绝代,留在人间实在有些亏待他,于是唤来身边的小书童,要把这神君召回天庭。

这神君却也不是旁人,姓苏名沐秋,人称一声木苏元君。书童得了令,欲要收回这木苏元君的魂魄。奈何他法力尚浅,竟提不出苏沐秋的魂魄来。一计不成再生一计,他略施小计先亡了苏沐秋的肉身,再领了他的魂魄回了天庭。

木苏元君的长情温柔在天庭是出了名的,“嫁人当嫁苏沐秋”一句,在老一辈的女仙里算是教导女儿的至理名言。然而苏沐秋下凡一趟,早已有了意中人,回天庭后去见玉帝,提的第一个要求便是让叶修也修成个散仙伴他左右。玉帝七百年前误贬他下凡,心中自然有愧于他,听了这要求后却狡黠一笑。

原来叶修也是被贬下凡,比苏沐秋还早些,在一千八百年前就早已入了凡间。苏沐秋问:“他如何犯了条法要下凡去?”

玉帝闻言不答,捻着他那长胡子,又是嘿然一笑。叶修这人原来在天庭名作叶秋,封了一个莫笑星君,领得一个闲差儿,有吃有喝,终日好不快活。但是他原先在天上时还没有这样懒散淡泊的性子,看上去是很风流招摇的一个人。后来醉了酒,被人怂恿着去调戏了嫦娥最疼爱的小女儿……

玉帝话方至此,苏沐秋已经黑了脸,道:“那麻烦玉帝让他过完这一世再收回天庭,好教他尝尝孤身一人的滋味。”

我正听得入神,忽然醒木又一拍。——“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于是我十六岁的生辰,又在莲子羹与说书中索然地过去了。我自以为苏沐秋与叶修的故事已经算得上圆满,有过纠缠有过惦念,有过生离死别与年少韶华,去过人间也见过太阳,喝过好酒,或许在我不知道的地方还对着月亮吟过诗。

但最圆满的,是他们都遇见了彼此,有过一刹那的时光惊艳,有过好几年的岁月温柔,在未来还能有好多年的长长久久。

足矣。



end.

我要宣个群w

城北有楚苏:一个楚苏同好群www

群主: @君子白衣渡 管理: @花白如昼  @过云 

总而言之,一个除我皆太的群。

群号:483157228


庙!药!:蓝雨×微草同好群,全是熟人……。

群号:535797053

群主 @王女の謎 管理: @过云  @千城循 还有我hhh


来玩啊!!!顺便带上 @向天笑。  @翦上溪 


评论!!!红心蓝手随意,听说5.0的lof很丧病。

评论(9)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