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伞修】深几许

*沐橙视角。第一人称。

*短篇……吧。

*伞修橙亲情向。

*一个短篇w 决定删了上放完整版的_(:зゝ∠)_

*300fo回馈。

*没有首杀,哭唧唧。

1、

  叶修是哥哥在十五岁时捡回来的。

  讲到这件事不得不感叹一下,也不知是天意弄人还是缘分注定,这么多网瘾少年,哥哥偏偏就只捡回来一个叶修。

  也还好捡回来一个叶修。

2、

  我们其实都知道叶修是有钱人家的孩子,他刚捡回来时正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公子哥儿,挽着袖子目瞪口呆地看着我们家厨房油腻腻的柜台。他转过头来问我哥:“……我睡哪儿?”      

哥哥啪的一声把他的行李砸在台子上,说:“地板。”

  啧,孽缘啊。

3、

  叶修刚被我哥捡回来的时候还真挺惨。我同他生疏不说,就连我哥——哦,他未来的男朋友,也不见得待他有多少好脸色的。毕竟家里多一张嘴就要多些用钱,更何况叶修还是个富贵人家的公子哥儿。

  也亏得他生就没皮没脸又肯替哥哥做些事情,后来才和哥哥能搅到一块儿去。【bu

  所以我也就说我哥这人性子早年好生别扭,他自己心肠一软捡回来的叶修,却又总冷着这张脸,装模作样地不给人个好脸色看。

  谁又晓得他心里是怎么想的呢。

4、

  刚才说过叶修这人没皮没脸,所以在我家混了个面熟后就迅速地摒弃了地铺窜到哥哥床上去了,美名其曰冬天取暖。

  缘分也怕死缠烂打,所以这红线也就将就着死缠烂打把他俩绑一起解不开了。

  姑且容我再叹一句孽缘。

5、

  哥哥是很好看的人,我随他似乎也生得很好看。

  而叶修不修边幅,认真打扮起来气度姿容倒也不差哥哥多少。他二人的手都漂亮,骨节分明又皙白。上街时我一手牵一个,能感觉到哥哥手心的温意。而叶修身为一个北方人,手却是终年沁凉的温度。后来他俩打游戏,哥哥非要握着叶修的手给他暖着,说是手僵了不好操作怕拖累他。

  这回我却明白他心思,我知道叶修也明白。

  明晃晃搁那儿呢,像没捅破的窗户纸上漫着的一层薄薄的光华。

  甚美。

6、

  都说北方冷皮南方冻骨,叶修一个北方人,却在南方没有供暖的冬夜里直喊着冷。他钻进被窝里,却被哥哥揪了出来。哥哥说:“你去陪沐橙画画。”

  ——屋外比屋内更冷,寒风里夹了碎碎的雪粒子。窗上蒙了一层白雾,我用手指在上头画画。叶修不情不愿地过来,说:“你也不嫌冷。”我笑,在窗玻璃上画了三个小人,然后写上我们的名字。

  苏沐秋,苏沐橙,叶修。

  叶修看着,用他冰凉的手心帮我焐着手指,“……挺好看的。”他说。

  而此时哥哥蜷在被窝里朝叶修喊:“来睡觉了。”我回我的房间,也听见哥哥在后面遥遥的喊,拖着长长的尾音。“沐橙晚安——盖好被子——”

  我又忍不住笑起来,心底暖融融的一片。

  我知道叶修与我们而言是特别的存在,对哥哥来说更是。

7、

  我缩在被子里,听着隔壁房间细碎的说话声,眼前似乎能看到叶修盈满眉眼的狡黠的笑。

  “想给我焐被子就直说啊,苏大大。”叶修压低了声音。

  哥哥也压低了声音:“呵呵,你想多了。”

  那边沉默了一会儿,然后我便听见叶修的声音:“苏沐秋。”——很低很低的,仿佛情人之间隐秘的耳语。

  哥哥也唤他:“叶修。”

——他说:“……你是不是傻。”

 然而我正想着“深爱从来不是秘密”之类的小资词句时,我听到叶修说:“你才傻,——哎你全家都傻。”

  ……果然不能期待他们有情调。

8、

  第二天哥哥说要去买东西,顺道备下年货。叶修依旧一副没精打采的样儿,说:“还早呢,离过年还有两个多月。”

  “现在买便宜些。”哥哥说,“一过年什么都贵。”

  叶修没有说话,我看到他一路抓着哥哥的手。

9、

  叶修在我们家呆了两年之后,他的母亲来过一次。我没有听到他们的谈话,但我也约莫能猜出来,叶修的母亲是想让他回去。

  哥哥同我说:“沐橙你别乱想,叶修会和我们一起的。”

  嘁,我又不傻。

10、

  哥哥和叶修早就谋划着要走电竞这条路,在荣耀开服遇见陶轩后更是打定了主意。

  那天正下着大雪,哥哥和叶修说要去找陶轩商量成立战队的事宜。我拿伞给他们,哥哥说:“沐橙你早点睡,不用等我们。”

  我说:“好。”心里是沉甸甸的安定。

  我信他们会成功。

11、

  战队的名儿我取作嘉世,代表美好的那个嘉。

  可惜天意不测。

12、

  这个冬天的雪下得格外大,我们几人侃笑也时不时地盼望春日。而春日来到的同时,叶修的父亲却也来到了我们的家。

  他说,他要带叶修回去。

  我知道没有商量的余地了。

  哥哥看着叶修慢吞吞地收拾行李,也慢吞吞地去帮忙。叶修的衣物本不多,但在他的一再拖延下竟然也收拾了一两日。叶修的父亲也不催他,只说让他尽快。

  然而叶修终于要走了,他拖着步子走到门口,哥哥拖着步子送他。

  叶修忽然很小声地说:“我会资助嘉世的。”

  哥哥说:“……没关系。”

他抓着我的手,手心很凉,像上一个冬夜里叶修手心的温度。

13、

  叶修走了以后还是常常打电话过来,一打就是一个多小时。——因为他常常打电话来,所以也无需我们打电话过去。每提及此我就不由得感叹,叶修这人和我哥混久了居然也知道体贴人,还肯花心思为我们省着电话费。——更何况他每月都按时寄钱来,虽说哥哥从不花他寄的钱。

  然而就算叶修常常打电话来,他也甚少提起他在北京的生活。我哥问起时他只说有惊喜。

  “惊喜个啥,等着在北京吸一肺的雾霾啊。”哥哥挂电话时总是咬牙切齿地道,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14、

  ……可是真的有惊喜啊。

  叶修毫无预兆地又敲开了我们家的门,一如当年哥哥毫无预兆地把他带回来。

“你……?”

“来杭州办事。”

15、

  叶修没来几天又走了。这时嘉世已经成立三年,我和哥哥也不似当初那样变着法子省着钱。按理说我该住去学校的宿舍,哥哥也该住进嘉世的宿舍。

  但我们没有搬家,依然时常住在老屋中。我明白哥哥的意思。

  ——要给一个回家的人,留一盏灯。

16、

  叶修再一次回到杭州,是以嘉世赞助商和叶家长子的身份。我原以为发布会上会是两人深情重逢互诉衷肠谈天说地私定终身,结果却还是我图样图森破。

  哥哥笑着和叶修握手,说:“初次见面,还请叶总多多关照。”

  “久仰苏队长的大名。”叶修也笑着和他握手,“合作愉快。”

  我的眼泪蓦然地掉下来了。

  他说,——初次见面。

17、

  后来我就同叶修讲,我哥这人吧,要活在古代定是当戏子的好料。专情长情冷情绝情,还好碰上一个叶修把一颗赤子之心完完全全托付出去。

  叶修只笑,听我说完才慢悠悠地说:“他要是个戏子,我就给他化妆去……弹伴奏也行。”

  ……啧,瞎了。

18、

  后来仔细一想叶修的话却也不是没有道理,他俩只要在一起,不管干什么都是战无不胜的。

  像一叶之秋和秋木苏。

  又像叶经理和苏队长。

19、

  窗外正是江南早发的春色,桃花的枝低低地探到窗口来。巷里有人在叫着卖菜,嘈杂着讨价还价。

  我忍不住又微笑起来。

20、

  -庭院深深深几许?

  -似他情深。

End.

 评论的都是小天使!

点红心蓝手的也是!

大家么么哒!元旦快乐!

评论(35)
热度(1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