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冰洋蒸鹤流

【邱蔡】守株待你

二十分钟速涂小甜饼,真的甜真的小
游戏背景下的 但是这里蔡蔡没有叛出师门也没有那么多爱恨情仇
随便写写,随便看看

01
蔡居诚绕着武当转了一圈回来,进门时邱居新已经坐在那喝茶了。蔡居诚没理他投过来的目光,先顺手从地上捞了只猫抱着才悠悠哉地坐了。

邱居新伸手给他倒了杯茶,茶水黄澄,芽尖白毫如羽。蔡居诚端起一嗅,挑眉看向对面:“君山银针?”

邱居新:“嗯。”

蔡居诚抿一口茶,撸一把猫,又看了一眼邱居新:“是不是你暗示他们叫我……的?”

“叫师兄什么?”邱居新的神色里含了一点笑意,“掌门夫人?本来就是实话,何须置气。”

蔡居诚咬牙切齿地把杯往桌上一搁:“邱居新,你再这样我就把你逐出武当。”

“我没有暗示。”邱居新道,“顶多算默许。”

蔡居诚:“……”

02
蔡居诚最近很烦,不止是因为他无意间发现了两位居字辈师弟的萧邱蔡有色话本,不止是因为来请教他的弟子经常还要再问一句他当年是如何追到冰山掌门的,也不止是因为他下山买甜辣鸡块和糖葫芦时总要顶着周围好奇或是什么别的目光。

最主要的是因为这些明明都是由邱居新而起,但小邱同志却八风不动习以为常,还真挚劝勉他:“现在是公众人物,师兄要习惯。”

蔡居诚气得头顶冒烟,非常想指着邱居新骂他一句“你看这一切都是拜你所赐”,就像话本里那样。

但是因为丢脸,遂作罢。

03
邱居新最近也很烦。

当年他把那只猫从山下搬到山上时就曾收到郑居和善意的劝诫,说是这样下去你会有在蔡师弟那里失宠的危险。

邱居新当时说,不会。现在想来的确是不会,因为他可能压根儿就没在他师兄那得过宠。蔡居诚这人恨得恣意爱得倒很克制,不到逼急了不给你一句软话,非得时时刻刻一瞬不瞬地盯紧了,才能看见他时常藏不住的欢喜和温柔从眼睛里汩汩地流出来,星河似的明亮开阔。

04
蔡居诚还是不懂,为什么他的猫每天就喜欢往邱居新那跑,哪怕邱居新从来不理它。

邱居新解释说:“可能猫随主子。”

蔡居诚说:“胡说八道。”

但他还是每天照样跟着猫往金顶跑。

某天去得早了,一进殿就看见邱居新正揭了香炉的盖,往里面添了点什么。

“堂堂掌门还要亲自焚香?”

掌门还亲自爱你呢,邱居新想,但只是说:“我加点料。”

一语未毕,蔡居诚怀里的猫已经窜了出去围着香炉打转。蔡居诚抱着手臂似笑非笑地看他:“加什么?猫薄荷?可以啊邱居新,守株待猫?”

“不是。”邱居新说,“主要是守株待你。”

FIN

没了,爱我请评论

评论(116)
热度(866)

关于我

LOFTER是习作本鹅已
美人受忠实爱好者
背景@冥王星的雪 可爱竽竽I like
我小弟@老粥
我滴花@唐桂花
© 北冰洋蒸鹤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