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冰洋蒸鹤流

【邱蔡】暗通款曲

随手摸鱼
娱乐圈老梗,甜腻腻
@逢水

上午的戏拍完,邱居新照例端着盒饭做到蔡居诚旁边,光明正大,看蔡吃饭。

蔡居诚懒得理他,在手机上点开一个视频,往邱居新面前一放。

屏幕上微笑着的主持人问:“蔡老师的新电影《长岭巷》也开拍了,这是第一次和邱老师合作吧?”

蔡居诚假装思索:“嗯。”

主持人微微颔首:“两位老师都是影帝,这次合作应该很愉快吧?”

“啊?”蔡居诚愣了愣,“未必吧,邱居新他很烦的。”

“……”主持人完美的微笑出现了一丝裂缝。

视频戛然而止,蔡居诚从邱居新手中抽回手机,“你懂我意思吧?”

邱居新诚挚赞美:“嗯,师兄很好看。”

“……”蔡居诚不紧不慢地往嘴里送了块糖醋排骨,“邱居新,你很烦哎。”

邱居新眨了眨眼,“嗯。”

蔡居诚莫名从他的神色里看出一点一闪而逝的笑意,有那么点卖乖的意味。他叹口气:“你这样的师弟,谁摊上谁倒霉。”

“放心,很快就不是师弟了。”邱居新偏过脸看他,“麻烦你有一点我在追你的自觉,师兄。”

他的睫毛在眼睑上投出一片阴影,看得蔡居诚有点烦。当然这个不能怪睫毛,因为蔡居诚看他哪里都烦。

有点烦的蔡师兄气吞山河地干掉了饭盒里的所有糖醋小排,一盖饭盒起身准备走人。他拍拍邱居新的肩膀,自觉扬眉吐气:“拜拜了您嘞。”

“师兄再见。”邱居新夹起碗里最后一块排骨,“中午去找你对戏。”

“不。”蔡居诚断然拒绝,“我要睡觉。”

不就是见招拆招嘛,谁还不会了。蔡居诚一边在心里给邱居新比了两个中指,一边摸出手机给他发了条消息。

“小邱啊我觉得这样不行,咱俩应该剑拔弩张王不见王。”

是的,粉丝媒体和很多不明实情的圈内人对他们俩关系的解读比他们俩实际的关系要恶劣很多——毕竟两人出道时间相近,演技人气甚至脸都不相上下,还有好几次被同时提名,炒一把王不见王再合适不过。

……更何况邱居新现在越发有后来居上的趋势,再不炒好像就来不及了。

不过蔡居诚现在显然没空想这些。屏幕那头的邱居新老神在在地回了他一句:“天长日久的,总不能一直装下去吧。”

我可去你的天长日久,谁要跟你天长日久。蔡居诚摁灭手机屏幕,脸往枕头上一埋,热意难抑地延伸到耳根上来。

要不然怎么说邱居新这人很烦呢。蔡居诚和他认识这么些年,知道他从来不刷花腔,看着冷是冷点,说到底也就是个一根筋的主,有什么说什么。

所以越是同他熟悉越知道,他说的天长日久是认真的,追你也是认真的,夸师兄好看的时候眼睛里都是细碎的星星,但又笨拙,手段也少,最常用的就是整天不动声色地缠着蔡居诚。

蔡居诚越想越烦,翻个身又摸起手机。那头又发来一条:“没睡?”

“睡了。”蔡居诚冷酷,“刚刚不是本人。”

但到底他还是没睡着,躺了半个小时又晃悠去了片场。才到电梯门口,就又看到了邱居新。

蔡居诚的脑子里开始鬼畜循环“天长日久”,脸上的热意又控制不住地漫了上来。他挑着眉看向邱居新:“怎么哪哪都是你?”

“嗯。”邱居新点头,“我故意的。”

“……”这小兔崽子太烦了。蔡居诚没理他,进了电梯,抬头看天花板,时不时瞟一眼邱居新。

说实在蔡居诚的生气是没什么杀伤力的——说辞匮乏,举止也像小孩子闹脾气,就差在脑门上贴个“快来哄我”的条了。

下了酒店的楼,没几步就是片场。这个点片场里还没有多少人,遥遥一看就能看见萧居棠正拉着一个人分享八卦。

“……如果邱师兄说了很多话,要么,就是这件事很严重,他很生气。你要小心!”

“再要么呢,就是——你是蔡居诚。”

或许是因为场地里人少,萧居棠并没压低声音。蔡居诚隔这老远,听得一清二楚。

邱居新悄悄伸手过来捏捏他的手,蔡居诚看过去,发现这人眉梢眼角都是掩饰不住的春风得意。

……跟拿了奥斯卡影帝似的。

蔡居诚甩开他的手,跑了。

边跑边想,什么世道啊,就这种人媒体和粉丝还给他瞎安高冷冰块男神人设。

这冰块掺了乙醚还差不多。

TBC

可能就没后续了
可能也有
看心情
爱我请评论
谢谢

评论(45)
热度(362)

关于我

LOFTER是习作本鹅已
美人受忠实爱好者
背景@冥王星的雪 可爱竽竽I like
我小弟@老粥
我滴花@唐桂花
© 北冰洋蒸鹤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