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曦孤】花落成笺

1k5粉点文 @花落成笺 

知道你喜欢曦孤,给你写个小破车~

野战play,新手上路,做着做着就开始唠嗑(……

————————————————




“你还是来了。”曦月倚在树上。

他身后碧水深潭,怪石嶙峋,颇有妖异味道。孤剑站定在他身前几步处,只道:“有约在先,怎可失信。”

两人相对默然片刻,孤剑又道:“你无事?我回去了。”

“别呀。”曦月却也并不伸手拉他,“你我多年不见,该好好叙一晚上旧才是。”

孤剑薄唇张了张,最后只是叹口气。他说:“你我之间,有甚可叙?”

二人都知这并非推辞,事实确是如此。聊什么?是聊曦月一年一年来在外的浪荡江湖、聊孤剑绝情谷内日日夜夜的潜心苦修,抑或只是寒暄客套,干巴巴问一句你好不好?

若真如此,也实在太辱没唐刀风度。

故而林中也只有沉默。孤剑与他对视,神情慢慢有些恍惚。他不是触景伤情的人,然而此刻也难免想起从前诸事。

  他同曦月之间牵绊太深,其间弯弯绕绕,怎是孽缘二字能说得尽。分明彼此之间最懂得,可却又是宿敌;纠葛无数,偏偏还舍不得斩断。一个冷面冷眼不冷心,一个谈风谈月不谈情。或许曾背道而驰,终于又耗尽半生气力来重逢。

孤剑曾经确凿地以为他是懂得曦月的。后来方知,在曦月面前所有的推心置腹权可当做扯淡。一则二人心总不能同,二则曦月有没有心谁也不知道。

然而兜兜转转。他们曾是挚友、是宿敌、是手足同伴。可是到了后来,也慢慢成了十指相扣、怀抱温存,灵魂和肉体都抵死缠绵。

或许称得上世人眼里神仙眷侣一对。……

但这好些年过去,悱恻拥吻都像是镜里恩情。他记忆里片段模糊,是真是幻早看不清楚。忽然听见曦月唤他一声“孤剑”,才从识海里跳脱出来。

曦月说:“孤剑。你来。”笑如狡狐。

孤剑道:“你有话就说。”

他还是向曦月靠近两步,转瞬之间便被人抓住了手腕往怀里一带——他近乎是砸进了曦月怀里。他二人身量相当,曦月顺势转过脸来吻他。动作与姿态都熟悉,甚至神情都还是孤剑看惯的模样,带点轻佻的款款温柔。

双唇分开,曦月凑到他耳边轻叹口气。他说:我真想你。……孤剑。

之后的事情理所当然。

曦月伸手,边吻他边解盘扣。孤剑闭着眼,皙白颈项微微向后仰,一头乌发从耳前落到背后,露出耳上金色太阳符文的耳夹。此时正当黄昏,半缕光落下来,闪出一点明亮光辉。曦月忽然停下了手上动作,反拈起那片金阳,半晌道:“你还戴着。”

不等孤剑解释——事实上孤剑也不会解释,曦月的唇缓缓滑过他耳垂,闭着眼神情虔诚。二人衣衫此时具已滑落在地,上有情花残骸。蓝紫色花瓣仍留幽香,瑰丽到骇人的地步。

他的唇沿着孤剑脖颈慢慢下移。锁骨。心口。腰侧。小腹。腿根。孤剑终于开口。他柳眉蹙起,眼角早染上嫣红。你……你别碰那里。……他唇齿间不时溢出细碎呻吟。

好,都依你。曦月低低笑了声,又上来吻他,眉梢眼角万种风情。孤剑闭着眼仍他动作,偶尔絮语几声。两人相处多年,最懂得如何取悦彼此。

刀剑与人不同,毕竟钢水铁泥铸就,难改变得多,也冷得多。孤剑于欲海浮沉之际,尚能想起多年前诸事种种。初明心意的时候,也曾有过这样一场云雨。

近乎一样的黄昏,年轻的肉体相缠。只是不是这样的温存,而是近乎粗暴的急切。无边好景风月都是空,世间似乎只余欢好。千万情花翩然而落,更衬得色泽分明,颇显糜艳意味。

云散月出,孤剑青丝铺了一地。他忽觉周身一颤,而曦月正好凑过来吻他。眼前天地都化作月光样的白,快意并了痛意,不知在天堂还是地狱。他眼角落了一点清泪,低唤了一声:“曦月……?”

曦月揽着他肩慢慢坐起,让孤剑靠在他怀里,又去亲亲他额头:“我在。”

“乖。”

他抱着孤剑踏下寒潭,伸手拂开水面上的几片落花。孤剑已是昏昏欲睡,却在曦月抵着他额头的时候突然凑近,是蜻蜓点水样一个吻。

曦月眼里带笑,却忽的轻叹了口气。

“……你啊。”







END



第一次写肉就献给了曦孤,希望lof爱我……

喜欢的话给个评论吧!

我估计是写不出来那种很香艳的肉的……肾虚

 
评论(14)
热度(1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