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屠倚】肖想(END)

 

花吐梗。傻黄甜。
双向暗恋。

投喂老婆 @逢水

 

01

 

  忽然一场骤雨落了满地残花。

  桃林一片轻红浅碧,中有刀剑相撞的乒乓声,能看出是月白与玄红两道光影交缠。终于倚天挽个剑花收剑回鞘,轻舒口气:“我胜。”

  屠龙面色颇懊恼。道:“再来!”便平了气息又执刀来。倚天凝神横剑身前,哪知对面那人却忽然跌了刀咳起来。屠龙鲜少有这样的时候。剑眉紧蹙,脸色发暗,指缝间渗出一点血色。

  倚天忙伸手去扶他。神色还是淡漠的,眼里却有了焦急:“屠龙?”
 
  屠龙随手掷下手中花瓣,在衣摆上蹭去血色:“无碍。再来?”

  “无碍?”倚天拾起一片沾了血的花瓣,“你近日状态颇差,我都看出来了。这样的状况不去探询知治,反动武伤气。还是说,是嫌自己死得不够快?”

  屠龙看他半晌,“真没事。”他也收了刀,“你要担心,我等会问问金铃索。”

  倚天叹口气,“你也该对自己上心些。”他难得肯说这样多。

  两人相对沉默片刻。屠龙道:“走?”

  倚天道:“你先去罢。”

02

 
  屠龙此状为何,倚天不是不清楚的。他当年也曾有过数月噙香症,或许和屠龙此刻颇有不同,但也能推知一二。

  他身染此症是好多年前的事情。

  那时候他一人修道于峨眉。忽有一日察觉此症,幸得一云游道人赠药以治。

  他仍记得那道人言语。

  “此症是由心结而起。或是深爱之人近在咫尺求而不得,或是相思之苦远迹天涯鸩易蚀骨。”

  “原是药石无医,不解必死。然小道幸得绝情谷情花一朵,可以毒攻毒抑此癔症。”

  他长叹一声,脸上有圆融笑意,叫人看了怕。

  “若不能六根清净,倒不如道化守护,也算解脱了。”

  倚天只道了句多谢。现在想来,方惊觉那时不止有他峨眉修行修为大进,也有他与屠龙阔别十载,有无数个日日夜夜强压下去的心乱如麻。

  他并非不敢正视,只是从不曾细想。况且向来光风霁月,自己都不信有一天会为相思所苦。纵有情花荼心,也只当是修行必劫。然而今日在至亲好友手中看到相似的沾血零花,方忽觉有一瞬间的刺痛。

  他实在不愿。既是不愿屠龙性命有虞,也不愿他心上又多一个人。他早知他和屠龙中有千千,于彼此而言最特别不过,却从未料及刀光剑影里还能擦出旖旎情思,相似琥珀瞳眸也可流转脉脉温情。

  ……一悟如晴天霹雳。

  倚天往来路走去,胸口忽一阵闷痛。

03


  屠龙倒接受得快。

  他是典型江湖客,来去豪情千千万,九流三教同饮酒。然而心定如磐,四海八荒里死抓不放的也只一个倚天。

  金铃索说解法是两情相悦,或是得心上人一个吻。屠龙皱了眉掰着手中花瓣,心想要不强吻了倚天得了。

  不亲是必死无疑了,倚天那个不解风情的哪里懂这些。亲呢,从此还不知道能不能再见他了。
 
  屠龙叹息:都好痛苦啊啊啊!!

  他于是决定靠掰花瓣来裁决自己。

  亲。不亲。亲。……最后一瓣。不亲。

  ……靠。屠龙内心复杂,决定再扯一朵花看看。

04

  故而倚天走近时,看见的就是在地上扯花瓣的屠龙。见他神色忧苦,倚天亦是心口一紧,又莫名有些不平。他清清嗓子:“屠龙。”

  屠龙这时候又扯出来一个不亲。他纠结片刻,决定还是遵从本心。于是站起来道:“倚天,你闭眼。”

  倚天莫名其妙:“干嘛?”

  屠龙伸手扳过他下巴:“你侠者仁心,不愿也忍着点,就当帮我治病。”

  倚天:!!??

05

  双唇相碰,却并未像倚天所想那样一触即分。他终于认命样地闭了眼。

  温存结束的时候,屠龙与他额头相抵,手还揽着他腰。他道:“早知你也有意,我就不忍着了。”

  倚天愈发莫名其妙:“你忍什么?这病不是近日才有?”

  “我若说了,你又要骂我心存杂念。”屠龙道,“你哪里知道我对你无数个肖想的日日夜夜。”

  倚天脸上染了红。他安抚似的吻吻屠龙唇角:“现在不是肖想了。”

  屠龙于是笑起来。他说:“我夙愿得偿。”


END

就很想要评论。
明天接着写ylq三十题v

评论(32)
热度(3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