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曦澄/原著向】寻雪

 

 

背景接斗酒。还是两个宗主钙钙的故事。搞搞暧昧,互相撩一撩。

千粉点文第二弹。

@逆道是道道呀 来。

1122粉啦,谢谢大噶。强迫症喜欢这个数字哈哈哈

 

 

 

 

 

————————

 

 

 

 

01

 

  入冬了。

 

  没几日云梦就开始落雪了。江澄难能得了半日闲,端了碗杏仁茶坐在案前,看着窗外地上薄薄的一层雪。

 

  近些日子确实是太忙了。他心想。入秋时候金家那出了点事,刚忙完又是中秋家宴,云梦琐事也是一直不断,才一直忙到如今。

 

  冬天的云梦确实不大好看,荷花谢了,梅花又少,天干气躁的,雪里都带了点燥意,扑得人心里怪乱的。叫人不由得出了神,又忽的想起姑苏的冬天,青瓦白墙,檐下挂冰,更兼了云深不知处的好梅花,端的是江南的温柔景象。

 

  ……连带着人都比平日里更缱绻三分。心已经飞到了云深不知处的江宗主如是想着。

 

  忽然扑棱棱外头飞进来一只信鸽。江澄一惊,伸手接住。拆开一看,是不能再熟悉的端方字迹。他抿着唇看了那寒梅洒金笺片刻,啧了一声,把鸟放了回去,自己又坐着想了好半会儿,才把笺小心翼翼收好。同底下的人交代一声,他便也御了剑,往云深不知处去。

 

  不过半个时辰,他便到了山下。蓝曦臣早给了他通行玉令,进出无碍。顿一顿足,径直往后山来。翠色凋了小半,半山尽是白雪皑皑。那人白衣立着,抹额被风扬起。

 

  江澄落地。他站在蓝曦臣对面,手扶剑柄,挑着双杏眼看人。

 

  “……泽芜君好雅兴。”

 

02

 

 

  眼前人却没答,伸出手去拿手背碰碰他脸颊。微微皱眉道:“你御剑来的?”

 

  江澄心说你这不废话,但还是道:“不然呢?”他挑挑眉,“泽芜君从哪学来这动手动脚的坏脾气,一见面手就往人脸上搁。”

 

  “你御剑来,怎的连个避风诀都不捻?脸这样冰。”蓝曦臣却道。 

 

  江澄讪讪咳了两声,刚欲辩解一句“我这不是忘了嘛”,蓝曦臣又开口道:“……我以为你我既已相熟,早不必这样拘礼了。”江澄被他这一句话噎得更无话可说,只得扯扯嘴角道:“蓝涣,怎么一段时候不见,你越发腻歪了。”

 

  蓝曦臣但笑不语,江澄却又像忽想起什么似的,伸了手去抓蓝曦臣的手。蓝曦臣不明就里任他牵了,不料那人掌心温度只同他相贴了一瞬就离了去。他看向江澄,笑道:“江宗主又从哪学来的动手动脚?”

 

  江澄冷哼一声:“还不是和你学的!”又斥道:“你还好意思说我,倒不知道自己手多凉。等了多久了?不知道穿厚些,连走动走动暖暖身子也不会?”

 

  “是是是,下次注意。”蓝曦臣口中应着,表情真诚,语气却敷衍得很。他话锋一转,笑道:“看不出来江宗主对这些事情,也……”

 

  江澄扫他一眼:“也什么?”

 

“……也睚眦必报得很。”蓝曦臣纠结片刻还是如实道了,究竟三毒圣手的眼刀在他这儿都没半分威慑可言,倒让这人鲜活不少,不像平日那副总端着架子的模样。

 

……好看多了。

 

03

  

 思绪已岔,眼却还只望着面前这人。风把两人衣裾与发丝都并到一块儿,白紫交叠,好看得紧。蓝曦臣不知怎的便唤了声:“江晚吟。”

 

江澄一悚。相识以来蓝曦臣唤他表字的次数少得可怜,如今乍被这样一叫,不由得吓了一跳,心中却也不是不受用。

 

……这声江晚吟,已经许多年没人唤过了。

 

江澄眨眨眼压下心中不合时宜的心思,也回敬一声:“泽芜君?”

 

蓝涣这才把神思拉回现实。他沉吟片刻,道:“可知我邀你来何事?”

 

“何事?”江澄乐得配合他。

 

“……踏雪寻梅。”蓝曦臣看着他一双墨眸。江澄心道这话由他来说真是再适合不过,映着这红梅白雪,天生一段昳丽风姿,蕴尽了风花雪月。

 

江澄静立着不语,面前人缓缓朝他伸出手。

 

“同我走吧。”

 

 

 

END

 

番外:

 

江澄跟了蓝曦臣往后山去,花果真好看,但总觉无论如何比不过身边这人。江澄心中暗骂自己想什么呢,却不由得偏头瞥了蓝曦臣好几眼。

偏偏每次都装上蓝曦臣温润眼瞳。

江澄自觉面子上挂不住,耳根微红,怒道:“蓝涣,你老看我干什么!”

蓝曦臣暗道你还不是在看我,但这话显然不能说只能自个揣着暗喜,干脆道:“我喜欢你嘛。”

江澄:“……………………”靠。

 

 

 

 

红心评论小蓝手呀_(:зゝ∠)_

评论(39)
热度(2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