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鬼+黑花/原著】论道折花


可以当成策花策友情向吃
摸个鱼玩




————————




论道折花


  李轩和吴羽策在山里瞎逛的时候,忽然发现走不出去了。

  好在是夏休期。两人对视一眼。

  吴羽策说,先坐吧,走来走去怪累的。

  李轩笑,说你什么时候和郑轩学的这个。

  但还是依言坐下。吴羽策瞟他一眼,不说话。两人分了个面包,开始有一搭没一搭的唠嗑。忽然李轩比了个噤声的手势,吴羽策不由自主地坐直了。两人屏息片刻,吴羽策比了个口型:有人。

  好人坏人就不知道了。

  声音慢慢靠近,李轩要站起又被吴羽策按下去。你真当你是逢山鬼泣吗,站起来也放不了阵。吴羽策说。
  李轩说,你下手这么重,谋杀亲夫啊。

  吴羽策不置可否。

  脚步声停了。轩策二人抬起头,看到两个男子停在不远处,一个粉衬衫一个黑墨镜,身上很有几分江湖味道。

  四人面面相觑,陷入沉默。粉衬衫第一个开了口,他说我是解雨臣,你们被困在这了?

  黑眼镜说你这不废话嘛,正常人谁无缘无故坐树下坐半天的。末了又补充一句,叫我瞎子就好。

  吴羽策和李轩看出这两人来头不小,报上姓名后就问道,两位能带我们出去吗?

  这自然是无疑而问。

  答案也自然没有出乎他们的意料。解雨臣一抬下巴,说跟着我们走吧。然后就朝着台阶走去,低头摁着手机,中途却没摔一次。黑瞎子在他后面走着,时不时折根枯枝赶赶虫蛇。

  李轩向吴羽策耳语,这两人绝对有点什么。吴羽策不信,说你别在这里瞎讲。忽然一道目光扫过来,是黑瞎子,他唇角挑了一抹笑,朝李轩点了点头。

  两人目瞪口呆。

  李轩三两步赶上黑瞎子,说兄弟你能听到?黑瞎子仍是笑,说干我们这行的要是连这个都听不到,那也活不到今天了。

  又说,反正你俩也没说错。他指指解雨臣说,那确实是我相好。

  解雨臣飞快地翻了个白眼,说黑瞎子你又贫。他手指在屏幕上点得更快,半分钟没过,就摁灭了屏幕。

  黑瞎子凑过去,问说又挂啦?破纪录没?解雨臣说,打到修罗场了。黑瞎子大笑,说花儿爷你真的修罗场都过了不知道多少趟了,怎么还和一个俄罗斯方块的修罗场这么过不去。

  解雨臣说,你管我呢。黑瞎子说,我不管谁管啊。然后回头看一看双鬼,发现二人面色如常有说有笑,又对解雨臣道,后面那俩怕也是一对呢。

  他没有压低声音。李轩握一握吴羽策的手,说咱俩有这么明显?吴羽策想了片刻,说,可能吧……随便了。

  这样的随便真是让人心痒。

  李轩这样想着,抚了抚吴羽策的手背。

  下了山才终于见到熟悉的城市与高楼。李轩说,要不一起吃个饭?黑花对视一眼点头应允,几人走向一家火锅店。

  玻璃窗里侧是氤氲白雾,外侧是吴羽策的大广告牌,在夜里映了几点星光。

  李轩拿手肘捅他,示意他看。吴羽策吃虾,不屑理他。倒是解雨臣往窗外看了一眼,问,大明星啊?

  吴羽策从虾堆里抬起头来笑一笑,说,打游戏的。

  解雨臣沉吟半晌,像是想起了什么,问,你就是那个逢山鬼泣?吴羽策摇头,指指李轩:他是。又道,解总也看电竞?

  解雨臣笑。偶尔关注一下,比较喜欢蓝雨。他说。他笑起来真是好看,艳气霸气傲气皆有之,好像白雪地里伶仃一支红梅花。

  北京人喜欢蓝雨的倒是少见。吴羽策说,眉眼里也带了一点笑意。

  李轩和黑瞎子各赏各的美人,心满意足。

  一顿饭了了,四人站在门口道别。夏风带点潮意,不管不顾地往人怀里扑。

  道一句有空常联系,而后分道扬镳。

  吴羽策没想到的是,一句客套话却成了真。解雨臣时常来他们这边办事,也常叫吴羽策出去吃饭。黑瞎子倒不是每次都来,但他来了也就是和李轩对坐唠嗑的份儿。吴羽策和解雨臣向来不很喜欢带着他们俩玩。更有好几次,李轩看到他们俩在麦当劳对坐,一个写着战术分析啃着一个周泽楷那么大圆筒,另一个噼里啪啦打着手提电脑,手旁放了一杯吴羽策代言的饮料。

  李轩也不惊动,只拍一张照片发给黑瞎子,说赶紧的管好你相好。

  黑瞎子发来一个得意的表情,说我已经看开了,当然是选择原谅他嘛。

  李轩思考了三秒,给黑瞎子发了一个原谅喷雾的表情包。


FIN

想要红心蓝手和评论呀

@唐桂花 来看嘛!


 

评论(14)
热度(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