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曦澄/原著】斗酒

小甜饼 ooc归我
莫名其妙1050fo了……感谢大噶……!
@逆道是道道呀 你点的千粉点文~给你♡
这个蓝大没有醉 但是好像有点恃宠而骄(呸)
两个老铁的宗主 但是似乎有点钙里钙气(???)

01

  江澄醒来的时候,马上就感到非常的不对劲。原因无他,只是他身上这被子实在太薄了些。

  他于是略皱一皱眉,从床上坐起。透过水墨纱帐,能看到这的确是泽芜君的寒室。江澄啧了一声,撩开帐子就下了床。

  果不其然。寒室的主人正端着个茶杯笑吟吟地看着他:“江宗主,早啊。”

  “……泽芜君,不早了。”江澄看了看窗外的天,一轮白日高悬,灼亮了整片天。

  “我怎么在这儿?”江澄一边披上外衣一边问他,目光早已把寒室上下扫了个遍。

  “洗脸水外头放了一盆,应该还是温的。”蓝曦臣不答,目光也把江澄扫了个遍——其实是扫了好几遍。

  江澄哼了一声,出门洗脸。进房的时候,各色膳食已在桌上摆好了。他正饿得有点慌,二话不说先坐下给自己盛了碗甜汤。蓝曦臣坐在他对面,素菜就着碗碧梗粥好像也还有滋有味。

  江澄时不时抬眼瞄他,却每次都和蓝曦臣的视线对上。江澄气急败坏:“……你老看我干嘛!”

  蓝曦臣慢条斯理地咽下最后一口粥,笑得非常好看:“你不也在看我。”

  江澄瞪他。蓝曦臣还是笑吟吟的,很雅正,也很好看。

  但就是看得人牙痒痒。

02

 
  蓝曦臣唤人把杯盘撤出去,问江澄:“你回云梦?还是住几天再走?”

  江澄莫名不是很想回去。他拄着下巴想了一会儿,道:“有点想下山。喝天子笑。走?”

  蓝曦臣起身:“走。”

  两人难得很有闲心的步行下山。江澄伸手去接落叶,拈着那片叶向蓝曦臣道:“泽芜君今日怎么这样好闲心?”

  “偶尔腐败一回。”蓝曦臣似笑非笑瞥他一眼,“江宗主来得少,涣自然更要抓住享乐的机会啊。”

  江澄哑然,顺手把叶往他襟上一别:“……你真是变了。”

  “要再早个三五年,谁想得到泽芜君会说这样的话。”

  蓝曦臣也伸手,一片叶落在他手上。他笑道:“我要真变了,不也是江宗主的功劳?”

  江澄再次哑然,夺了蓝曦臣手中的叶往他发上一放。他和蓝曦臣到底是什么关系,怕没谁说得清楚。若是非要说,大概就是挚友吧——各种意义上的。既可以于熙熙攘攘人海中笑闹,也可以在茶坊酒肆间对饮;可以清谈会上笑语晏晏端庄雅正,也可以宗主卧房内彻夜长谈抵足而眠。

  亲密却不逾矩,小心翼翼又放肆。正如现在江澄正拿着叶片撕叶脉玩,撕下来的碎叶肉被他拿来时不时吓吓蓝曦臣。

  ……虽然一次也没有成功。

  哦对了,用魏无羡的话来说,他们俩就是飞奔了九十九步,却停在还有一步就可以友尽爱始的地方。俗称暧昧。

  ——但这样不雅正的言论自然不会被江澄认可的,更何况这话还是出自魏无羡。

03

  其实一般来说,江澄是很少约蓝曦臣喝酒的。蓝曦臣喝醉的样子他见过一次,至今心有余悸不愿再见第二次。故而每次找蓝曦臣喝酒,都是他喝,蓝曦臣一边吃甜点一边看他喝。

  刚开始江澄还挺过意不去,所以一般都是去茶馆。第二次去酒馆,还是蓝曦臣提出的建议。江澄仍然记得他笑意款款,边带着他灵活地穿梭在大街小巷边道:“江宗主要是实在过意不去,那不如就让涣来选酒馆?”

  江澄将信将疑:“你?你们蓝家人还会选酒馆?”

  蓝曦臣冲他笑。“只管跟着我就好。”然后带他来到了一家看上去普普通通的小酒馆门前,熟门熟路地上了二楼。

  江澄给自己斟了杯酒,目瞪口呆地看着蓝曦臣操着口姑苏话熟练地点了一溜儿他也不太懂的甜点。

  “看不出来泽芜君还喜欢吃这些?”江澄转着酒杯。

  “江宗主一提我倒想起来了。”蓝曦臣弯了眉眼,“当年一吃能吃一大盘桂花莲藕的是谁来着?涣近年记性不大好了。”

  江澄顾左右而言他。蓝曦臣也不戳破他,只在菜上来的时候夹了片藕给江澄:“他家的藕很好吃。”

  这家店不备碗,江澄伸筷子去接,却不意手一滑把藕掉在了地上。蓝曦臣叹口气,与其说是无奈更不如说是别的什么。

  “别夹了,张嘴。”

  “……”

没 没了。
会不会有后续看心情(不 看逆道)
想要评论——

评论(44)
热度(203)
  1. 涣晚吟鹤流_404 Not Found 转载了此文字